咸丰帝驾崩后,26岁的慈禧太后是如何斗垮顾命八大臣的?

咸丰帝驾崩后,26岁的慈禧太后是如何斗垮顾命八大臣的?
原标题:咸丰帝驾崩后,26岁的慈禧太后是怎么斗垮顾命八大臣的? “巡幸之志,朕志已决,此刻尚可从缓。” 1860年9月9日,英法联军迫临京师,身在圆明园的咸丰帝魂飞天外,立刻告知王公大臣:我将巡幸木兰(心里OS:老子要逃)。 王公大臣激烈对立,苦苦哀求他据守北京。醇郡王奕譞自告奋勇,恳求率军与联军决战,哭劝皇兄不要外逃。 咸丰帝听不进去。 9月21日,清军与英法联军在通州八里桥接仗,清军惨败。当晚咸丰帝得讯,惊惧不已,当即指令预备“秋弥”。 1860年9-11月,通州八里桥。菲利斯·比托拍照。 9月22日上午10点,咸丰帝从圆明园后门难堪逃跑,《庚申英夷入寇大变纪略》记载了逃跑景象: “圣驾遂于初八日巳刻偷走。及各衙门值日引见等官赴园,始知上已北行,銮舆不备,扈从无多。随行者惟惠王、怡王、端华、肃顺等,并军机穆荫、匡源、杜翰诸人,车马寥寥,宫眷后至,洵刻不容缓也。是日,上仅咽鸡子两枚。次日上与诸宫眷食小米粥数碗,泣数行下。” 哭着鼻子、饿着肚子“偷走”,寥寥数行的文字,将一个“熊包”皇帝的困顿描绘得很有画面感。 一、懿贵妃的诡计 咸丰帝带着皇后钮钴禄氏、懿贵妃那拉氏以及5岁的儿子载淳,住进了承德避暑山庄的烟波致爽殿。 他们在行宫过起了和平日子,至于北京那个烂摊子,让六弟恭亲王奕訢去处理吧。 1860年9-11月,咸丰帝出逃期间的紫禁城午门。菲利斯·比托拍照。 不巧的是,刚在承德安顿下来,咸丰帝就得了肺病病倒了。患病后他不知节劳疗养,反而沉迷于美酒美色之中,使得病况继续恶化。拖到1861年8月22日,终因医治无效驾崩,年仅31岁。 临死之前,他做了三项组织: 榜首,立载淳为皇太子,为继皇帝位铺路。 第二,派载垣、端华、景寿、肃顺、穆荫、匡源、杜翰、焦祐瀛尽心辅弼载淳,赞襄全部政务。此即“顾命八大臣”,其实是肃顺一个人说了算,其他七人人云亦云算了。 第三,颁发皇后钮祜禄氏“御赏”印章,颁发载淳“同路堂”印章(由懿贵妃掌管),谕旨一起加盖两枚印章刚才有用。 咸丰帝的目的很明显,便是想坚持政局惊涛骇浪,皇权安稳过渡,既不期望八大臣一手遮天,又不期望两位后妃干涉政事。 1860年9-11月,北京城墙东北角。菲利斯·比托拍照。 咸丰帝驾崩次日,八大臣以新皇帝的名义,尊钮钴禄氏为母后皇太后(第二年上徽号慈安);尊那拉氏为圣母皇太后(第二年上徽号慈禧)。载淳继位称帝,他的亲生母亲懿贵妃也完成跨越式晋级,由贵妃直接升为皇太后。 全部都按既定程序进行,好像天衣无缝,朝廷能够自始自终地紧密运作,应对接连不断的内忧外患。 风起于青萍之末,一场血雨腥风的诡计正在悄然酝酿。这场诡计的策划者,正是母以子贵的慈禧太后。 随夫避祸、不显山不露水的那拉氏,注定要在不久的将来一举成名。 1860年9-11月,被英法联军损坏的清漪园。菲利斯·比托拍照。 这时分说一句“性情决议命运”再恰当不过了。慈禧太后的性情是敢想敢干,她的冤家、“顾命八大臣”之首肃顺的性情是盛气凌人。当这两个人磕碰在一起,必有大戏演出。 肃顺深得咸丰帝信赖,在承德被授为御前大臣、内务府大臣,以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,署领侍卫内大臣,统领行在全部业务。 他很有理政的才干,曾有力地遏止了科举考试和户部的贪腐之风。身为八旗贵胄,他最瞧不起满人,他有句“名言”:“咱们旗人浑蛋多,懂得什么?”咸丰年间朝廷重用汉臣,曾国藩能在当地上拉起一支大军、左宗棠能被朝廷欣赏,都跟他的推荐有关。 跟着官位越做越大,肃顺越来越张扬蛮横,不留情面。有一次,他在公堂上大骂协办大学士周祖培“但能多食长安米耳,乌知公务?” 1860年9-11月,在安定门沿城墙向东拍照,有清军丢掉的大炮。菲利斯·比托拍照。 在承德期间,咸丰帝疾病缠身,处理政务无能为力,朝政就由肃顺操纵,大事小情他一言决之。 咸丰帝纠缠病榻之际,肃顺曾隐秘提议杀掉懿贵妃。《花随人圣盦摭忆》记载:“肃顺请用钩弋故事,文宗濡濡不忍。亡何,又以醉圭漏言,西后闻之,衔肃刻骨……” 汉武帝生前忧虑儿子刘弗陵当皇帝后其母钩弋夫人干涉朝政,所以先行将她处死。肃顺出于和汉武帝相同的理由,恳求杀掉懿贵妃。仅仅,千不该万不该,这事传到了懿贵妃的耳朵里,你说她能不惧怕吗?她能不对肃顺咬牙切齿吗? 二、恭亲王的心思 1861年8月24日,肃顺等人面见两宫太后,提出:“谕旨由大臣拟定,太后但钦印,弗得改易,章疏不呈内览。”也便是说,两位太后无权改谕旨、无权看奏折,必要的时分直接盖章就行了。 依照清朝后宫不得干政的祖制,肃顺的建议入情入理。可是,慈安、慈禧两位太后给出共同的答复:不!咱们要看奏折! 肃顺不容许,看奏折就相当于干政!太后坚持要看,肃顺坚持不给看。 互相相持了几天,肃顺退让了。他以为,太后大字不识几个,给你们看也未必能看懂。 两位太后取得了开始成功。 1860年9-11月,在安定门城楼上向西拍照内城北垣。菲利斯·比托拍照。 慈安之所以能与慈禧站在同一条战线上,并非对政事有任何的爱好,而是她也恨肃顺。咸丰帝患病期间,肃顺屡次进献美人,致其病况快速恶化。别的,他在避暑山庄随意进出,不遵礼法,也让慈安大为不满。 慈安对肃顺不满,主要在怄气争胜;慈禧对肃顺不满,那是有你没我。通过慈禧太后的游说,忠厚老实的慈安太后对她百依百顺。 可是,两个毫无政治经历的妇道人家想扳倒老奸巨猾的八大臣,谈何容易?慈禧太后是个有主见的人,她把目光投向了北京。 留守北京的恭亲王奕訢完成了“抚局”,以签定不平等条约的方法换取了英法联军退兵。当他得到咸丰帝驾崩的音讯,一向亲近重视着避暑山庄的动态。 首要,他是绝望的,顾命大臣名单之中居然没有他!他知道,这是肃顺在背面搞鬼的成果。 奕訢在处理外交业务时,扶植了一股强壮的实力,尤其是他将把握重兵的胜保、僧格林沁撮合到自己身边。肃顺将此看在眼里急在心里,他不能坐视奕訢强大。波谲云诡的权利场上,一方变强,必定让另一方削弱。他不断在咸丰帝面前毁谤诋毁,说奕訢有篡位之意;一起,竭力阻遏奕訢前往承德探视病中的皇帝。 1860年9-11月,留守北京的恭亲王奕訢。菲利斯·比托拍照。 肃顺的一系列动作,让咸丰帝对奕訢十分不信赖,未能列名顾命大臣也就不奇怪了。所以,奕訢对肃顺那是一肚子火。 慈禧太后将肃顺与奕訢的对立看得明明白白,联合奕訢冲击肃顺乃是切实可行的方案。再说了,论亲疏联系,太后与奕訢到底是一家人! 咸丰帝驾崩没几天,奕訢收到来自两宫太后的密信,要他驰赴避暑山庄面商机宜。奕訢意识到将有大事发作,不敢慢待,他一面火速上奏恳求前往承德叩谒梓宫(8月30日获准),一面联络留京大臣,争夺政治支撑。 9月5日,奕訢抵达避暑山庄,祭拜之余,对肃顺等人毕恭毕敬、阿谀至极。这一阿谀奉承的行为,让肃顺对他放松了警觉。 奕訢此来,必定要与太后碰头。军机大臣杜翰提出“叔嫂当避嫌疑”,这是一个毫无说服力的托言,意在阻遏叔嫂碰头。 奕訢铁了心要见两位太后,便让肃顺、端华一起参与。肃顺笑曰:“老六,汝与两宫叔嫂耳,何须我辈陪哉!” 三、顾命大臣的末日 9月10日,奕訢得以独自会晤两位太后,“两宫皆涕泣而道三奸(肃顺、端华、载垣)之侵侮,因密商诛三奸之策。并召鸿胪寺少卿曹毓瑛密拟拿问各旨,以备到京即发,而三奸不知也”。 第二天,奕訢疾驰回京,路上州县官员为他预备的饭食,他都很少食用。之所以行色匆匆,一是忧虑引起肃顺等人的猜忌,二是忧虑肃顺加害于自己,三是要回京安置与太后密议所定下的使命。 奕訢走后,避暑山庄康复了安静,肃顺安下心来,处理着繁忙的政务。 10月26日,承德避暑山庄的君臣踏上返程之路。度过了13个月的流亡日子,总算能够回家了。 1860年9-11月,紫禁城西北方向的北海。菲利斯·比托拍照。 呜呼!出逃时是完完整整一家人,返程时就成了孤儿寡母了。出逃的部队仓惶,返程的部队哀痛。正如翁同龢所说:“銮舆不返,弓剑归来,千古痛心之事。” 不过,哀痛归哀痛,慈禧太后正趾高气扬。 载垣、端华随同两宫太后和小皇帝先行起程,肃顺护卫大行皇帝的梓宫慢慢前行。 这种分头回京的组织,是肃顺等人下的一步臭棋,对太后和奕訢来说无异于天赐良机。 肃顺、端华、载垣分隔举动,遇事难以交流。更重要的是,肃顺失去了对太后和皇帝的直接操控。 在肃顺眼中,两位太后有点小脾气,但绝不会搞出什么风波,底子没把她们放在眼里。他太粗心了。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正在向他们打开。 11月1日,皇太后与皇帝抵达紫禁城,奕訢密告:预备就绪,大事可举。 11月2日,太后召见奕訢、文祥、桂良、贾桢、周祖培等王公大臣。互相一碰头,太后就哭起来了,痛斥肃顺、端华、载垣等人朋比为奸,无人臣之礼。 深受肃顺侮辱的周祖培奏曰:“何不重治其罪?” 皇太后曰:“彼为赞襄王大臣,可径予治罪乎?” 周祖培对曰:“皇太后可降旨先令解任,再予拿问。” 太后曰:“善。” 见到两位母亲泪流不止,6岁的皇帝抚慰道:“阿奶,奴辈如此负恩,即斫头可也,请勿悲。” 这一番对话,阐明奕訢的统战工作做得很好,大臣们站在太后和皇上一边。所以,慈禧太后拿出了早已预备好的三道谕旨。 榜首道:将肃顺、端华、载垣除名,景寿、穆荫、匡源、杜翰、焦祐瀛斥出军机处;令大臣谈判皇太后垂帘之仪。 第二道:将肃顺、端华、载垣锁拿,交宗人府议罪。 第三道:派睿亲王仁寿、醇郡王奕譞锁拿肃顺。 奕訢当即带兵拘捕了端华、载垣。仁寿、奕譞则带兵赶至百里外的密云,将尚在回京途中的肃顺拘捕,被捕时他正拥二妾酣眠。 1860年9-11月,大清门。菲利斯·比托拍照。 11月3日,两位太后对朝廷中枢进行了大规模的人事调整,授奕訢为议政王,由奕訢、桂良、沈兆麟、文祥、宝鋆、曹毓英组成新的军机处。两宫垂帘听政的体系建立起来。 太后、奕訢的种种动作坚决决断,趁热打铁,毫不牵丝攀藤。通过缜密策划,仅用2天时刻,就拿下顾命八大臣,包办朝廷权柄,底定全局。 这便是闻名的“辛酉政变”。事发时,慈禧太后刚满26岁,慈安太后24岁,恭亲王奕訢28岁,醇郡王奕譞21岁。 叱咤风云、烜赫一时的肃顺等人肯定想不到,这几个20多岁的年轻人,竟干得这么轰轰烈烈、惊天动地。打一开始,他就轻视了这帮年轻人的胆略和野心。 11月8日,圣旨发下:肃顺斩立决,载垣、端华赐自杀。当日履行结束。 参考资料:佚名《庚申英夷入寇大变纪略》,黄濬《花随人圣盦摭忆》,费行简《慈禧传信录》,《翁同龢日记》,薛福成《庸盦笔记》回来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